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沈博园

用镜头记录人生的旅程<3767>

 
 
 

日志

 
 
关于我

谋生之余,酷爱摄影。浪迹天涯,旅涉五洲。作为唯一的一项业余爱好,多年以来痴迷摄影,是因为它能够激发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珍惜和回忆 - - - - 。

网易考拉推荐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2015-02-03 11:24:38|  分类: 人生感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沈前言:一本由解放军出版社发行的图书《此去新疆五万里》摆在我的面前:设计精美,装帧考究。无需细看,即知颇具匠心,且出自业界的行家之手。作者孙新生,是我敬重的大哥,也是同一个机关大院一起长大的发小。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国家一级高级法官,军营中走过数十年人生旅程,担任解放军广州军区军事法院院长直至退休。他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绝非三年两载修炼而成。记得小时候的一支笔,在对相当多的少年来说感到十分沉重的校园时代,他已经喜爱“舞文弄墨”了。到了后来的动乱岁月,那更是了得,在一本薄薄的红卫兵宣传册子前言中表达爱憎分明时,他第一句就写到:“我们要像热烈拥抱自己的所爱那样,更加热烈拥抱自己的所恨 —— 因为要折断他的脊骨!”像这般文采飞扬的表述,让我活生生铭记了近半个世纪。与那个年代一些野小子遇事只会用拳头说话不同,孙新生特别善于用笔杆子表达。这不,一趟新疆自驾行,搁一般人那儿也就是一篇游记发发感慨;若还嫌不过瘾,顶多图文并茂搞个攻略啥的,为他人做点儿贡献就挺满足了。可是他不干,非得给你弄本书出来不可。或许,这就是“孙氏风格”吧!—— 图文并茂,借景抒怀;人文历史,旷野书斋;洋洋洒洒二十八万字啊!俺就不啰嗦了,你们找一本自个儿瞧瞧便一目了然。
       2015年2月1日中午,孙新生借庆贺他的宝贝小外孙女百天生日之际,在广州军区珠江宾馆举办了喜庆而隆重的赠书餐会。下面是餐会期间的部分随拍照片,不再做任何图片说明(因现场一主一附两个大厅共十五六桌,绝大多数的与会者我并不熟悉,故只用镜头留下了我那些发小们的“倩影”。请见谅!)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题头照:远征新疆“四勇士”在赠书餐会的主席台上与大家见面 —— 自驾远征之际,四人年龄合计二百四十八岁。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双喜临门”的餐会主角之一:孙新生的小外孙女刚刚出生一百天。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封面:雄奇巍峨的喀喇昆仑山脉。摄影:刘粤军中将(现任解放军兰州军区司令员,是本书作者孙新生的老战友)。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孙新生:长驱五万里  挥洒写征衣 - 老 沈 - 老沈博园
 

  评论这张
 
阅读(1364)|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