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沈博园

用镜头记录人生的旅程<3767>

 
 
 

日志

 
 
关于我

谋生之余,酷爱摄影。浪迹天涯,旅涉五洲。作为唯一的一项业余爱好,多年以来痴迷摄影,是因为它能够激发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珍惜和回忆 - - - - 。

网易考拉推荐

知青部落:岁月回眸 往事悠悠 (之二)  

2013-04-19 00:19:57|  分类: 人间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沈前言:亲爱的农友们、老同学们、发小们:老沈在大洋彼岸的洛杉矶,向您致以最亲切的问候!
       今天的日志,咱还是接着说完海南知青时代的故事吧。尽管相较于年过花甲的人生履历而言,知青道路的“长度”不算凸显,然而在我的心目中,它的“宽度”尤为广阔;故而,我十分珍视。凡是涉及有关这段经历的文字,自然会特别专心与用情。今天的篇幅有些长,读来需要点儿耐性;但我还是想一口气发完,不再分作两篇。我以为,若是同道,应该会兴致盎然。就不多啰嗦了,要说的,尽在以下图文之中。谢谢大家!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题注:天可补,海可填,南山可移。日月既往,不可复追。—《清末》曾国藩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一记得这应该是下放海南岛后的第一次留影;地点在海南岛西部儋县海头镇海滨,拍摄者应是同窗农友黄榕儿;他爸是原来的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南方日报一号头儿;那个年代,好像只有他等极少同学带着相机下放。如今回想起,实在是功德无量啊!我们偶尔利用周末,步行数小时来到这里放飞心情。身后的大海就是北部湾,隔海“相望”的,是当年的“敌占区”南越西贡市(今胡志明市);所以战备形势还挺紧张,防敌特登陆和敌机空袭预警,是入夜之后常有的事(经历过几次夜间警报鸣啸之后,也就不太屑顾“狼”是否真的来了)。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二:劳作之余找个僻静一隅,穿上最整洁的衣衫邀上三五同窗农友来张合影,是为乐事!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三:记不得这是从哪儿来、上哪儿去了。一根木棍儿挑着简单行装,走累了,光着膀子就一屁股往土路边杂草上一坐,歇口气儿;哪有如今这么多讲究啊!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四:这张照片真实反映了当时上工及工余时间的衣着:左一刘南方脚穿着北京布鞋,戴着大像章,应在工余;其余农友,上衣是为照相而临时套上的;脏兮兮的长裤,表明连日来干着拆房扒瓦一类基建活儿,当然也就多日不换不洗的了。要说那衣服上的味儿 —— 哈哈,穿脱与拿取,自然得隔开二尺之外啦!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五:这是下放海南之后的第一站,是个老连队,各方面条件相对算是不错的。眼前这条清澈的山涧小溪,离我们的住房约二百米,是我们每天早晨洗漱和傍晚沐浴的专用领地;它不但为我们这些从大都市远道而来的知青涤尘除垢,也留下许多我们苦中作乐的欢声笑语。我在海南总共呆了四年多(精确计算:1772天)也就是在这个连队的后半段住过几个月的瓦房,之后被派去开垦并留守新连队,直到离开之前,全都居住在简陋不堪的茅草房里。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六:这是刚下放不久的一个周末,我的同窗农友在连队简易操场上首次合影。老同学们自然能认出照片上的所有人物了,村友发小们也应该能认得出前左三和后排中间这二位老哥吧?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七:虽然命运把我们抛到这个过去想都不敢想的蛮荒之地落脚,但后来的生活道路证明,我们当初坚持集体生活的选择是正确的!在那艰苦卓绝的环境之中,大家相伴相持,相勉相携,不甘沉沦,自强不息。后来陆续以不同的渠道返城,虽然岗位不同,但绝大多数农友都干得有声有色,演绎了自己无悔的人生。今天回看那段经历,我不禁要为同窗农友们击节喝彩!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八:我们年少背井离乡,告别亲友远走天涯;如今重逢相聚之际,把酒当歌,真情回望,少有抱怨,多怀畅想!尽管后来生活道路亦有艰辛,但有海南的奋斗经历在先,自然全都不在话下!恰好用得上文革中风靡一时的样板戏《红灯记》中李玉和的那句话:有妈这碗酒垫底儿,什么样的酒全能对付!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九:这张照片应该是1970年上半年拍摄的。我们站在住地后山坡上,个个脸上挂着劳作之余的欢笑;我右臂用绷带悬吊着,这是我下乡期间两次大的负伤经历中的第一次。图中这些同窗农友走出大山返城之后,有的当了政府的公务员直至厅局级官员,有的获得硕士、博士学位成为高科技企业骨干中坚甚至卓有成就的科学家,有的成为富甲一方的民营企业家。我由衷地以他们都曾是我们农友中的一员而深感骄傲!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十:周末休假,我们时常沿着崎岖的山间小路步行一二十里到农场场部去采购生活用品、会见同学。这在当年的艰苦岁月里,堪称最温馨的时光。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十一:这是我们在劳作的间隙时常相聚一起小憩的一块山间小平地。多年之后回忆起,这里发生的一件最精彩难忘的往事,就是我把同学用锄头刨出的一窝刚出生不久的小田鼠一共六只,一只一只当众活生生吞进了肚子里,说是能够大补身子!在新近出版的海南知青大型回忆文集《重返部落》一书中,当场亲眼目睹的老同学朱照宇在回忆文章里对此有细致风趣的描述。今天的人们读来,会觉得多少有些不可思议吧?现在让我这么干,那真是没法儿下咽呐!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十二:调到农场机运队的老同学把拖拉机开回队里机耕来啦!呵呵,趁着周末穿上最整洁的服装,有的还戴上珍藏的像章和红卫兵袖章一拥而上!你瞧我指挥大家摆好“POSE”,自己最后一个跳上去都还没站稳呢,“咔”就来了一张!可你们谁知道:当年农场的这些拖拉机是什么牌子的吗?哈哈,猜不出来了吧?那可不是咱们耳熟能详的洛阳拖拉机厂造的“东方红”啊!而是 —— 苏联制造的“斯大林100”!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十三:刚下海南时,不甘寂寞的我们,脚跟儿都还没站稳呢,就到处打听哪儿有集市哪儿好玩儿?这不,刚一个月,就利用周末步行数小时,跑到海边的儋县海头镇,在一家小相馆拍下了这张照片。今天看来,专业相馆的技术就这德行,连对焦都不准,真该收档关门啦!但我仍然十分感谢它留给我的珍贵回忆;否则,咋能证明我当年也有一双“价格不菲”的回力鞋呢!呵呵,这可不是为了照相而借来穿的哦!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十四:老同学兼农友任杰,农林上路的“少年之家”子弟,半个世纪的友谊,一直保持到今天。他在海南闹的笑话说出来能把你乐趴下,可以编成一个集子!在这儿,就不便多扯啦!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十五:回看四十多年前这张照片,虽不敢妄称意气风发,青春年少是没错滴!图中的这条珠碧江让我留恋,令我难忘!数年前我们应邀返回农场参加建场五十周年庆典,结束后,场领导问我还有什么要求,我提出的唯一请求,是想回到原来连队看看,尽管我所在的这个十二连是整个农场最为偏远的连队。随着吉普车的一路颠簸,我的思绪完全沉浸在历史的烟波之中 ---。故地重游,感慨不已:全都凋零了,衰败了,连图中我头顶这幢由我亲自率领烧砖班烧出每一块红砖,又亲手参与建造女知青居住的瓦房,也只剩下断壁残墙,湮没在了过人高的蒿草丛中 ---。唯有这条珠碧江,还是那么清澈,还是那么迷人!我满怀一腔情思,缓缓走到江边石滩上双膝下跪,深吸一口气,把头埋进清凌凌的江水里,良久,良久,抬起头来,抹了一把脸上掺合着眼泪的水珠,面向苍天,大吼一声:啊!--- 酸甜苦辣,往事悠悠,全都蕴含在这仰天长啸之中了!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十六:来到海南,我们亲历了自大军南下渡海作战、解放海南之后又一次屯垦戍边大开发时期。我和同窗农友朱照宇率领一个班参与开垦和创建了这个诞生于我们手中的崭新连队,使大岭农场(时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四师十三团)的胶林疆域,拓展到了这片原始森林覆盖的珠碧江畔。建连后不久,我当了副排长。这张照片是和几位班长(前右赵卫平,前左邓永泉,后右张光汉)及农友在我们亲手挖掘、供全连饮用的水井旁留影;他们都是我在连队时的亲密兄弟,可惜后来大多无缘再见,至今一直甚为牵念 —— 你们若能碰巧看到这篇博文,我老沈在这儿向你们鞠躬致意啦!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十七:清澈迷人的珠碧江就在我们居住的茅草屋后,日夜不停息地静静流淌。跳进江水中洗涤嬉闹,是我们每天必做的“功课”。许多朋友、包括大多数下放海南的知青朋友们有所不知:在海南岛西部的北部湾沿岸,每年的四、五月间,都会刮起一种当地称“大西风”的季风,有时长达半月。大西风起,灼热难当,即使是半夜西风掠过,立马一身淋漓大汗!西风最频最烈的日子,我们半夜都要频频起身,穿着裤衩披着月光,一个猛子扎进江中,周而复始,才能够抵挡酷热侵袭。这张照片是工建连的老同学李大南利用周末休息,专程远道来而来为我拍摄的。在今天寻常的都市人看来再普通不过的泳姿,你们可能想象不到,它曾经给我带来过多少难以忘怀的追忆!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十八:一年之中为数不太多的气温宜人之假日,我们也会将椅子搬到室外来,就这么懒散随意地围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论短议长;那年月别说是烧壶茗茶品享了,就连茶叶末儿长啥模样,也难得一见!但是我们依旧白日艰苦劳动,夜间勤奋读书,总是自我鞭策,相互督促,生怕虚度时光 ---。这张照片是我在十二连的部分亲密农友:左起赵卫平叶铁儿宋志军朱照宇和我。从我身后茅屋门口进入,就是我和赵卫平的二人世界啦!直到我离开海南岛时为止,都在这幢由我们自己亲手搓泥糊墙、编茅盖顶搭建而成的茅草屋里居住。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十九:无论多么劳累艰苦,勤奋读书,都是我们一直坚持不懈的。这张照片,记得好像是在我已经当了哪一级的“学习积极分子”之后应建设兵团某报刊约稿配图而拍摄的。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二十:为专程来我连队驻地探访拍照的老同学李大南“回敬”了一张游泳照,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如今我酷爱摄影的源头和始祖作品?一晃四十三年前的画面了!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二十一:下放海南让我有机会结识了不少省会中心城市以外各地的知青朋友。这是我在十二连的农友志军(广东韶关地区知青),为人正直善良,至今已有数十年未曾谋面了;其父也是一位老干部、文革前英德硫铁矿的矿长。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二十二:呵呵,这张照片可是稀罕 —— 从小瘦瘦巴巴的我,咋会变成“肥头大耳”的模样?原来,1970年初,我一不小心成了团、师一级学“毛著”标兵,兵团一级的积极分子(有关我的工作表现和劳动能量,新近出版的大型知青回忆文集《重返部落》一书中,在老同学任杰等人回忆文章里有令我感动的描述),被选入“巡回讲用团”。一个月时间里,脱离生产第一线无需劳动,又到处敞开肚皮海吃,体重一下子暴增30斤!我深知只是暂时现象,趁上师部开会之机赶紧偷空去照相馆拍了这张照片以作留念。果不其然,一回到大山里恢复体力劳动,没几天儿就又黑又瘦啦!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二十三:下放海南近三年后的1971年夏天,终于轮候到了首次回家探亲机会。这是我和好友赵卫平相伴同行,从山里连队走出到海南西线国防公路上“大溪桥车站”等候路过的长途公共汽车时的留影。“回家”这样的字眼儿,对任何一位知青,都是极大的诱惑 —— 尽管不少知青朋友因为那场浩劫,早已是“家不成家”了!。从照片上不难看出我们当时轻松愉悦的心情。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二十四:相伴同行的还有宋志军。我一直很珍视这两张在大溪桥畔的留影。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二十五:若问当年我们探亲时走几十里山路(分段乘坐拖拉机)相送的是谁?自然绝难记起!但有这张照片为证,便不言而喻啦 —— 广州籍知青好友叶铁儿!记得他父母都是广州教育战线的领导干部,父亲是东江纵队的老战士。只可惜,海南一别后,我再也没见过铁儿兄弟了;不知有谁知道他如今身在何方?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二十六:三人一行抵达广州之后,我当尽地主之谊,充任向导。那时主人做东既不时兴、更无钞票请客,除了在家便餐外,只能带着友人逛大街。记得先来到署前路照相馆,身穿正装留个影。同样经历了文革之乱,瞧瞧这省城照相馆摄影水平,那远非天高皇帝远的海南儋县海头镇所能企及的!—— 珍贵的纪念!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二十七:接着,我们又从东山步行来到当年广州城内不多的几处具有“广州特色”之一的动物园游览。照片印记表明出自园内商业摄影师之手;即便从今天的角度看,它的对焦、构图、用光,都十分到位。感谢这位不曾留名的摄影师为我们留下的珍贵记忆!—— 尽管是在“囊中羞涩”的年代花钱所摄,但我猜想,价格一定是低到令今天的人们匪夷所思的地步!顺此求教:哪位看官还记得当年拍张照片的花费?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二十八:我清晰记得,那个年代,俺们既穷又省。但是,再省也只能省饭钱,绝不会省掉到此一游的纪念照开支!每到一景点,各自掏腰包,人人都轮流来上一张,那是必须滴!—— 放到今天,那真叫丢人,绝对是接待主人抢着买单啦!印象中,我这辈子都以豪爽大气著称,可从来没小气过哦!(哇,又自吹啦!)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二十九:这是目前我能够找到与知青生活相关的最后一张照片;我非常喜欢。不仅因为它保存得比较好,也不仅因为照片上的二位农友是我知青生涯中所结交的除同学之外关系密切的至交,还因为它透露出许多珍贵的历史信息。若问何时所摄?为何而拍?单凭记忆,真的无从回答。好在照片上的时间印记又一次帮了大忙,不仅准确地记录了日期,更重要的是告知了拍摄背景:当时我已经接到或正在办理调令,即将离开摸爬滚打了四年多的海南,告别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的战友。它还透露出另外一个我多年很少外扬的信息:数年之中每天玩儿命似的强劳动,无情地摧残了我的身体,最后连续的急性肝炎和肺炎经转院抢救治疗,让我已经很难再适应这样的苦斗;标兵模范人物头衔,让我又一直信奉“不怕苦就得不叫苦”的格言;此外,虽然我是团里数得着的既能说又能写的人物之一,但最突出的公众印象还是“能干”。因此可以自豪地说,我的整个知青生涯中,从没有抽调到机关单位工作过一天,自始至终拼杀在阵地最前沿的一线战壕里!我永远记得离开的那一天在团部等候顺风车时,团部后勤处杨处长(一位淳朴的现役老军人)特意跑来为我送别,他紧紧握着我的手,半天只说出一句话:你这个“沈铁人”呐,也干跨啦!接着便哽咽了 ---。我是该适时撤离了;这一切,都写在了照片中我那张尤为清瘦又略显疲惫的脸上 ---。于是在行前的某一天,邀约一直相伴的二位好友,专门跑到师部所在的昌江县县城石碌镇一家照相馆,留下了这张珍贵的老照片。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二)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图三十:常言道 —— 好戏在后头!今天压轴的珍稀“历史文物”要数这张我们海南知青抵达农场后,第一个月的工资单啦!先真诚地感谢我的老同学何肃凯,是他,如同上次拿出价值连城的旧船票那样,又一次拿出自己珍藏的这份宝典!它揭开了许多历史谜团:海南知青每月工资到底是多少?知青有哪些日常开销?其中哪些是要从工资中扣除的?等等。这份首月工资单,不同于平常月份工资单的珍贵之处还在于,它准确权威地告诉了我们:作为国营农场的正式职工,基本工资的发放和扣除,是精确到工作日和工时的!例如:我们1968年11月8日搭乘海轮赴海南,9日傍晚抵达农场,10日学习整顿,从11日起开始计算开工时间。当月为30天,按全勤计算正好工作了三分之二;而当月应发工资为:¥15.53;可推算出月薪为:¥22.00;另外我们农场在海南农垦系统种植橡胶排不上号,但以盛产优质水果闻名;即便购买自产水果,也是要付费的(尽管特别便宜)。还有,工资单显示:20天的(集体)伙食费为:¥6.89,由此可推算出每人每月的集体伙食费约为:¥10.34,约占每月工资的40% —— 哈哈,真是妙不可言!别忙,您再瞧仔细了 —— 消费的第四项(浅蓝色刻印字体)还显示,每人每月扣除“家具费”(床板及二人共用的桌椅):人民币2分钱!哈哈,各位看官:您看了,晕是不晕?!

       这份珍贵的原始工资单提供者、我的老同学何肃凯看完本博客后,特别来电作出权威性的重要更正:
(1)我们赴海南行程是:1968年11月8日乘船从广州出发,9日下午抵达海口,集中下榻于一间学校(后来成为建设兵团总部),10日整天在海口就地办学习班,11日分乘大卡车前往农场报到;
(2)当时农场的工作日,按全国统一规定,扣除节假日之后,全年平均按每月25.5天计算;
(3)我们报到后的当月,实际工作日为18天;
(4)按照上述规则来计算,我们作为学徒工的月薪为:¥15.53(工资单)÷18(天)×25.5(天)=¥22.00元;
(5)学徒工资的组成:每月基本工资20元,加上10%“老少边贫”地区补贴费2元,合计为22元/每月;
(6)工作一年之后转正;正式工(农工一级)的工资为:26元+10%补贴=28.60元/每月。

       数十年过去了,知青生活对于每一位亲历者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的。而今我们岁月回眸,追忆这段悠悠往事,并非每个人都会怀念它,但一定会终身铭记它!因为它既是我们人生的实际起点;同时,我们又是通过那样一段历练,才真正开始“长大成人”的 ---
  评论这张
 
阅读(2219)| 评论(2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