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沈博园

用镜头记录人生的旅程<3767>

 
 
 

日志

 
 
关于我

谋生之余,酷爱摄影。浪迹天涯,旅涉五洲。作为唯一的一项业余爱好,多年以来痴迷摄影,是因为它能够激发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珍惜和回忆 - - - - 。

网易考拉推荐

知青部落:岁月回眸 往事悠悠 (之一)  

2013-03-21 12:59:19|  分类: 人间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沈前言:新春伊始,盛事连连。新上任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群体头像以套红版面一次次出现在各大传媒的显要位置,尤为醒目。人们一眼看去不难发现,从当年知青部落里走出的一族,历史性地登上并将主导当今中国的政治舞台。这不禁引发我在忙碌之余,回望自己走过的知青岁月。于是,找出已多年不碰的旧相册,翻看着,品味着,回忆着,感叹着 ---。朋友们,如果您有闲暇并感兴趣的话,请跟随我回到过去,走进中国最南端那个知青部落,去一窥全中国多达上千万人的庞大知青群体之中一个小小的角落吧 ---

       以下图片,全都诞生于把相机和胶卷当稀罕物的年月,是经过流年辗转不断迁徙,至今仍然幸存的部分。今天看来,污渍霉斑,弥足稀珍;星星点点,岁月留痕!其中只有少数照片背面留有签注,而多数拍摄日期是揣测的,拍摄者亦不尽详;特别企盼引来我的那些老同学、老农友、老村友们观后予以点拨和指正,以便将来出版纪念册的时候,不致于谬误流传。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岁月悠悠 - 老 沈 - 老沈博园
题注:上山下乡的去向,除少数须经批准的投亲靠友之外,大多是按学校名额来分配的。当时学校也有一些珠三角和省内其它条件较好些的农村落户名额,我们这群全都是父母仍处于被审查阶段、或还在干校有待“解放”的子弟,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就是无论环境多么恶劣,一定要集体生活;苦,也要苦在一块儿!于是,天天蒸浴“桑拿”般的酷暑,日日与蛇蝎蜈蚣为伴,就成了我们当年生活环境的真实写照。

       今天图片展示的应该算是我们知青岁月的前奏或序曲:出发之前和出发当天的情形;当年的我们,就是这样,一只提箱,一身简装;一双胶鞋,一腔热忱;朝着未知的未来,义无返顾地迈出了青春年少的脚步 ---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岁月悠悠(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四十五年前的那个金秋,我们好忙啊!—— 不为别的,就因将要离别:先是完全凭据父母单位的鉴定函,决定每一个人谁该走、谁将留。1968年夏末,我的母校广雅中学借用广州市第一商业学校的校园作为学生分配之前的集训基地;我清晰记得决定未来命运的那一刻:以班级为单位,在一间没有桌椅的空教室里,全体站立着。每人依次递上从父母单位拿到并经签章密封的政治鉴定函,由校工宣队和军宣队人员主持,当众拆阅无须审议,便用手一指,说到:你,这边!或者:你,那边!—— 下放的和留城的,泾渭分明,各站一溜儿。
       上图为尚未决定各自去向之前,几位同学相邀,在广州烈士陵园大门外临别留影。图中右一的黄小军,直到今天,都一直无缘再见。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岁月悠悠(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这是与同班同学刘建新在他家居住的广东省气象局大院里临别留影。背景是当年的气象局办公大楼,与今天政府机关楼堂馆所比起来真算简朴到家啦!刘建新的父亲是原东江纵队老战士,那时作为局级领导干部已结合进新的革委会领导班子了,自然用不着奔赴广阔天地。后来的数十年,他在自己的岗位上从基层干起,直到位居正厅级干部,是我们班里的地方干部中职位最高的。我一直记得少年时代的一件趣事:他家阳台,正对着我们梅花村食堂的后墙。我有时在食堂用饭票买了白面大馒头,就对着他家大喊一声,见他走出来,就拿起一个,来回比划着瞄准几下,朝他扔过去;他接到手,咬一口,做个鬼脸儿 ---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岁月悠悠(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这是同学朱照宇临别时赠送的照片。很显然,是在去向未定时送的,因为后来他与我一路相伴同行。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岁月悠悠(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朱照宇照片背面的签注:“战友”的称呼 —— 鲜明的时代烙印!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岁月悠悠(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同班同学袁中杰 —— 军人家庭出身,当我们还不知道去向时,他先去当了兵。听说我们将各奔前程,特寄来照片作留念。袁中杰家在外地,文革烽烟起,全都乱了套,他就把主要行囊 —— 军队子弟常用的那种巨大的对折式“马搭子”等物品搬到我家存放。我清晰记得,他当兵前去我家取行李并辞行,在梅花村我家门外小走廊的地上,铺开行囊慢慢整理着,一声不吭,我就站在一边看着,默默无语。他是我亲自送别的第一位同窗,从朝夕相处到天各一方,不知何时再见?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果不其然,数十年过去了,我们当年梅花村一别之后,至今未曾谋面 ---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岁月悠悠(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这是袁中杰照片背面的赠词,也是“战友”!那个年代,连做梦都喊着“战场上见”,自然“战友”便稳居当时流行词之榜首!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那段时间不光是命运相连的同学之间忙着依依惜别,梅花村友发小们也没闲着;看这张著名的大合影,便是那种背景下的产物!图中人,不但有多位驾鹤西去,活着的也天各一方。曾有人提出再聚再影,不可能啦!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拍完上面那张还嫌不过瘾,说是着装还不够威武,于是又去了一次艳芳照相馆,拍下了这张合影。我记得是专门通知带上红卫兵袖章去“见机行事”;因为那时文革高潮已过,高调宣传大联合,怕公然群体带袖章被说成搞派性。到了那儿,摆好阵势,我趁摄影师走到跟前纠正拍照姿势的机会,故意掏出袖章亮了一下;摄影师见到先是一惊,紧跟着讨好似的连声说:戴上吧,都戴上,没关系!于是哗啦啦一阵悉嗦声 —— 这个细节,因为是事前预谋的,让我记忆深刻!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光室内合影仍不满足,动辄几十人单车飞行军,呼啦啦一长溜儿满城乱窜!那时二十七层的广州大厦,已是广州乃至全中国最雄伟的建筑啦,自然常常留下我们临别之际“赶时间、抢速度”般的身影。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文革大潮刚过,又要下乡了,展示红卫兵雄姿的机会就不多了,于是再穿上印字儿的背心留个念想吧!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临走了,咱足迹可不能留白。名胜之地那是不能放过滴!呵呵,经历过文革的“闯将”,骑在广州城的著名标志五羊塑像脖子上,已经算是客气的啦!今天看来,不可饶恕。那就立此存照吧!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穿着那个年代最流行、最喜爱的旧军装和北京布鞋,在革命友谊的纪念场所最后留个影,彰显躁动不羁了好几年的热血少年,也有“儒雅文静”的一面!图右一的儿时玩伴黄天华,已是几十年未曾谋面!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年少时最亲密玩伴之一李立成大炮),临别前也送我一张照片。记得我刚搬进梅花村的时候,因与多数村友陌生,还不太合群,很少出门跟大伙玩。就是大炮拉着我,把我一个一个地介绍到村友面前。当时的一幕幕,我印象深刻。临到要分配了,说是有政策,他们艺术学校的算是人才,用不着下乡,就分到了韶关的粤北文工团。现在大炮去世已久,但儿时在梅花村43号他家里,听他微闭双目,摇头晃脑地用二胡演奏一曲“江河水”,激越深沉的琴声,如泣如诉,至今还在我的心海里,久久地回荡着 ---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李立成在他照片背面的签注。他每天口中的“老沈”变成了“沈长风”,这发小变成了“战友”,可见郑重其事!记得大炮连同照片一起送给我的,还有一封催人泪下的亲笔信,现已遗失。而今睹字思人,心潮难平 ---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岁月悠悠(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正所谓: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终于到了离别的一刻!这是1968年11月5日承载着远赴海南的首批知青的第一艘轮船,驶离广州太古仓码头时的情形:雨蒙蒙,泪朦朦,人生何处再相逢?我记得,那天应该是去为王晓葵葵他们几位村友送行的。我自己的出发日期,晚于他们三天。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岁月悠悠(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这是上面那张照片的背面签注。我原认为是我的一位同窗农友写的,致电询问,他说不是,并说当天他没去太古仓。如果不是我自己写的,那又是谁标注的呢?照片又是谁拍摄和送给我的呢?记得那天的确是拉着三灵带着相机去了,但显然不是三灵的字迹 —— 这些直到今天,都还是个谜团。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岁月悠悠(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这是三天后的1968年11月8日中午,我们登上了“红卫八号”海轮,安置好行李舱位后,来到船边走廊一字排开,向前来送行的亲友和同学们挥别 —— 多年后回看这一历史性场景,我就纳闷儿了:怎么他们都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偏偏独我一人“哭丧着脸”呢(左一)?

       有一个印象很深的细节:当我们头一次乘坐海轮经过大约26个小时航行靠近海口秀英港码头的时候,轮船还在防波堤之外,大老远就能看见岸边伫立着红底白字大幅标语 —— 亲爱的知识青年同志们,海南三百万人民欢迎你!不知什么缘故,这幅标语,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铭记了一生!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岁月悠悠(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船终于驶离了码头、驶离了广州;驶向了大海、驶向了未来。回顾历史那一刻,感慨良多自不待言;而我突然发现,对于这些年幼的孩子们远行,最割舍不下、也最应该来送行的爹妈,竟然似乎一个都没有!这一现象很值得深思,其实答案很简单:他们的父母全都在干校牛棚里呢。因为凡是还有自由之身的,孩子分配时必定站在“那一边”而无需乘船远行了。最后,这张珍贵照片是谁送给我的?又是由谁拍摄的呢?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岁月悠悠(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请看照片背面的签注,又一次权威地记录了历史,并揭开了谜底:拍摄者认真地抄录了当时红卫兵中很风靡的这段话之后,向我们呼唤:亲爱的同志们啊,请记住这句响亮的口号!我到了海南岛收到这份珍贵的礼物时,想象得到:立时心潮澎湃!因为,我马上以自己的笔迹在后面补上了四个字:“永远记住”!好了,现在我的村友们可以猜一猜了:这位哥儿是谁呢?提示:中南子弟,梅花村友!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日志发表后,晚上回到家,忍不住再次翻看旧相册,居然发现了一组不起眼的按135底片1:1规格冲晒的小照片,是村友三灵为我送行那天,用相机全程拍摄记录的一部分;一时徒增和唤醒不少珍藏的记忆细节。从某种意义上讲,陈三灵堪称梅花村子弟中新闻纪实摄影第一人!抚今忆昔,不由我缓缓举起右手,面朝东北方向,向三灵兄弟敬礼致意!(另外,上面那张送行图片的作者为陈三灵,更是确证无疑了!)

知青部落—岁月回眸  往事悠悠(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什么叫做“无巧不成书”?呵呵,请看:本博客发表整整一个月后,我同班女生张慧新发来这张照片,称两年前读到一本关于知青的书,看到其中这张插图居然有自己的清晰形象,以及身旁同行的同学林惠琳邓小丹;并且,与我乘坐的是同一条轮船!于是,又留下一篇我们期待后续的女知青的故事 --- 。

知青部落 — 往事回眸  岁月悠悠 (之一) - 老 沈 - 老沈博园
今天最稀罕的物件儿要数这张旧船票了!—— 它由我的同窗农友何肃凯精心保存数十年,并提供发表。海南知青最鼎盛时期,号称百万大军,但能将当年起航的船票珍存至今的,虽然不敢妄断是绝无仅有,但至少是屈指可数!它透露出许多难得的历史信息:航程、日期、船名、登船地点、船票样式、船票质地等等可见资料,以及无形的社会信息,例如:常识告诉我们,任何公共交通工具的票据,都应该有票价呀,而它,却没有。但这,恰恰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一个不可多得的微缩物证!

       数十年之后的今天回眸这段往事,可以给出这样的界定:这是我们人生之路上两个重要阶段的分水岭:如果将此前称为“校园人生”的话,那么,从这一天的这一刻起,我们就在这几分懵懂与几分憧憬之间、几分茫然与几分激昂之间,仅仅一步,便迈向了“社会人生”的漫漫旅程 ---

     未完待续 ——
  评论这张
 
阅读(2128)| 评论(1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